录取查询
请输入查询编号
  • 当前位置:
  • 首页>
  • 李稻葵:中国对扰乱股市监管不到位 国外可判终身监禁

    发布时间:2019-10-12 11:38:49 来源:龙虾竞技-龙虾竞技app-龙虾竞技官网 点击:68

      新浪财经讯 由新浪财经、央广经济之声联合主办的“2018新浪论坛”于12月20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中国经济2019·决策与路径。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弗里曼讲席教授李稻葵出席并演讲。

      其表示下一步金融改革可能要从只关心银行的稳定性转向关心股市,在法制方面打好股市的基础。

      过去40年,中国按照国际上通用的计算方法没有出现金融危机,因为过去40年各级政府这个问题上是高度的谨慎的,比如说对于银行的任何有可能冲击银行稳定性的案件,可以判到死刑。

      但近年来的案例显示,对于扰乱股市的最多判八年,李稻葵认为,正是因为监管不到位,中国股市才一直搞不好。他直言,“监管不到位,司法不到位,难怪股市搞不好。”而国外对股市的审判非常严厉,经常可以终身监禁。

      以下为演讲实录:

      李稻葵:尊敬的各位来宾、尊敬的文中先生,首先向张先生表示致敬,任何一个伟大的事业、任何一个伟大的时代都会有人做出牺牲,我个人认为张先生是为这个时代牺牲的,我相信您的牺牲绝对不会白牺牲的,一定会带来我们未来更好的法治环境、更好的民营经济发展的环境,向您致敬。

      的的确确改革开放40年取得了历史性的成绩,我最近做了一个简单的测算,过去40年可以跟它相比的是英国工业革命后的40年,美国崛起的40年,内战到1894年左右的40年,还有日本的在明治维新后的40年,日本战后的40年,东亚四小龙的40年,德国统一之后的1871年之后的40年,跟他们这些相比,从数量上讲我们40年增长的规模远远超过他们,我们占全球GDP的比重,按购买力评价算从4.9%上升到18.2%,这个增长速度是最快的,当然我们必须承认,英国工业革命后的40年的确是革命性的,给人类带来了新的生产方式,新的科学技术,所以这点我们必须实事求是。

      按照我们自己的历史来看,过去的40年它的增长、它的发展在历史上看是怎么一个图象呢?过去13年我这边的团队查找了很多很多历史资料,我们从北宋到明朝、到清朝整个经济的增长规模做了重新的梳理,我们发现,我们中国历史上的在世界经济发展中的比重来看,我们只有一次高峰,而不是大家经常引用的英国经济学家麦迪逊的两次高峰,我们唯一的一次高峰是1600年,那时候的经济总规模达到了全球的35%左右,麦迪逊他的测算是到1820年,那是第二次高峰,实际上不是的。我们经济的最高点是在1600年是明末的时候,满人即将入关前的这个40年那是最高峰,从此以后我们一路下降,到了1820年下降速度非常快降到1978年的4.9%,所以不要把清朝当时社会的很多的图像理解为我们在全球中的影响力的上升,事实上认真算的话,那个时候仍然是下降的。

      那么改革开放40年让我们的经济规模在过去400多年以来第一次重新往上走,这是伟大的一个历史的变化。那么这么一个伟大的历史经济实践,一定有一些在经济学层面值得我们总结的、值得我们回顾的一些基本的道理。为什么要回顾?为什么要经济学层面回顾呢?我想这起码是两个基本的道理、基本的原因。

      第一要在国际上讲清楚我们是怎么来的。这40年的奋斗到底是按照什么样的经济学的发展规律来一步一步推进的,到今天应该跟西方人讲清楚我们已经是市场经济了,尽管还要继续改革,不要把我们仍然当成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当成各种各样的奇奇怪怪的经济体制,从而对我们在贸易层面、在科技层面进行封锁。所以这是第一个理由,必须在国际上讲清楚我们是什么、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

      第二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对当前的经济实践、对当前的经济问题提出我们的看法,回顾过去是为了解决当前的问题,那么如果按这个思路看的话,那么解释过去40年的经济增长无非是有这么三大类的学说或者角度或者视角,1、哲学层面的,吴校长讲的实事求是解放思想一切从实践出发这是一类的哲学层面的,这个非常非常重要,必须不断的坚持;2、第二个层面的是经济学的教科书里面反复强调的,其他国家里面也反复验证的,我们也必须坚持的,吴校长刚刚讲的常识性的,比如说经济要发展、要升级,人力资本必须要不断的提升,比如说私有产权必须要保护。比如说你尽量的参与国际劳动分工,这些必须发挥比较优势,不需要强调拿来就用的,不用翻烙饼。3、基于中国比较特殊的政治安排提出的各种理论,各个地区之间可以相互竞争可比性很强,因此改革容易,俄罗斯改革难一点,这个也对,但是这个是比较特殊的,基于中国自己独特的政治社会文化的起点的,在国际上跟别人讲,大家同意但是大家觉得你这个有特殊性我很难接受。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在基本的经济学原理层面来总结我们过去40年的发展的历程、同时对我们未来的当前的实践指出方向、指出我们的问题所在。

      过去9个月,我们的团队花了很长时间到各个地方调研,到江苏、辽宁调研我们也找到深度采访参与决策的各位领导、还有企业家,我们也去搜寻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许许多多的文献,经济层面的文献,比如朱镕基讲话实录4卷,里面对每个重要的转折点都有详细的论述,基于这些工作我们这么总结,我们说有5件事情,目前的现代经济学教科书里面似乎忽略了,或者说曾经他们重视现在不重视了,这5件事情我们过去在不断探索基于中国的实践不断探索、不断的完善,这5个方面也是目前我们需要继续改进的。我们需要继续改革的,哪5个方面?这5个方面是具体层面的,加上我最后总结了一个总体层面的总结,所以5+1,这5件事是什么事?

      一,经济要发展,不仅是经济要发展,就算美国经济要平稳运行,必须要产生一个环境、产生一个机制,要让新企业不断的能够被创立,而且发展,新企业的进入和发展,这是经济发展绕不过去的基本的一个问题。那么中国的经验是什么?中国的经验是新企业的进入和发展,它是不断的得到了地方政府官员的帮助的,地方政府在改革开放以后,总体上讲,对经济发展充满了兴趣,这里面有政治激励,比如说有人讲,地方官员的提拔是GDP锦标赛,也有经济激励,因为地方政府我们的特点是5级财政,每一级财政主要的税收来源是企业,而且大量的税收可以历史上是留在本地的,这是第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西方人没有做对,比如说以美国为例,美国地方官员喜欢什么呢?喜欢修橄榄球的球场、喜欢修篮球球馆,把球迷球队留下来,球迷搞的开心一点,投票可以当选。但是对经济发展本身的注意力不像我们这么多。

      二,第二件事情值得总结的是什么呢?第二件事情是土地使用权的转让,从现在的土地使用的一个方向转到另一个方向,这件事也是经济发展,包括经济平稳运行绕不过去的,这件事中国过去总体上讲是做的比较成功的,历史上的英国工业革命时期它也做过“圈地运动”,美国也做但是美国做的比较慢,去看看《特朗普传》里面大量的案例故事是讲他怎么搞定纽约市规划委员会,让他把一块地从别人手里交给他,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

      我们国家过去有些心得当然也有一些问题,我们通过比较积极的地方政府的参与,土地使用权的转让,转让的比较快。这才产生了我们快速的工业你看我们的园区,五千家工业园区,靠园区吸引投资、吸引民营经济、吸引外商直接投资,但是目前有问题,目前的问题是地方政府在土地转让问题上过于的短视,在一线城市地方政府偏重于工业和商业发展,给房地产提供的地是不够的,所以为什么比如清华大学五道口我们那个地方房价很贵,因为我们附近的地都是用来盖办公楼,盖办公楼很快就可以获得税收,很快就可以吸引企业过来交税,很快就可以创造GDP,但是如果拿一块地盖房子的话只是一次过的收入,这笔收入还要跟开发商平分。所以这些简单的经济学道理,地方官员是明白的,这方面必须改革,必须要创造一个新的机制,让地方政府关心长远的地方政府的资产,从关心短期GDP到关心长远资产,所以我们在探讨要鼓励地方政府长期持有用它自己土地为基础的物业的开发,长期持有搞一个公司学香港、新加坡。

      三,第三个是改革开放40年中国做的很有特色的,教科书里很少讲的金融深化,金融深化是什么概念?以本地为基础的金融资产越来越多,这个增长速度是超过GDP的,也就是说我们国家目前的整个金融资产的量和GDP之比达到了4倍,过去不到十年,从3倍到4倍,这个事情的意义何在?意义是让和企业愿意长期持有以本地为基础的金融资产,这才能把储蓄转换成投资,从金融部门把储蓄转化成投资,金融深化,这一条是快速投资离不开的事情,但是前提是什么?前提是必须保持金融体系的基本稳定,所以过去40年我们没有金融危机,按照国际上通用的计算方法没有金融危机,过去40年各级政府这个问题上是高度的谨慎的,比如说对于银行的任何有可能冲击银行稳定性的案件,可以判到死刑。对于股票市场最多是八年,只有一个案例是八年,难怪股市搞不好,你这个监管不到位,司法不到位,国外是相反的,国外对股市的审判非常严厉的,经常可以终身监禁。所以我说金融深化是经济的基础,下一步的改革可能要从只关心银行它的稳定性要转向关心股市,要打好股市的基础,在法制方面打好股市的基础,这是第三个经验。

      四,第四个经验也很重要就是对外开放,对外开放的本质性的根本性的收益是什么呢?有人讲是帮助我们产生了就业、帮助我们吸引了外资、帮助我们发挥了比较优势,我们仔细调研、仔细研究发现不对,对外开放最最根本收益是什么?是强迫我们学习,是强迫学习。刚刚吴校长讲的非常好,必须学习,改革开放的过程就是我们企业家学习的过程,比如张总他走了,他当年办零售的时候肯定是认真研究了沃尔玛的经验,更重要的是改革开放是强迫我们的官员学习,开放这40年,一批一批的政府官员出国去学习,比如说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曾经办了三个项目,培养中国的领导干部,而且是英文教学,而且是要考试,50%的人想申请都申请不上,50%的拒绝率。所以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开放的根本的收益不是比较优势,我们很多的开放的政策是违背比较优势的,但是成功了,比如以计算行业为例,1984年大众汽车来中国投资了,1984年我们成功的很,搞什么汽车,先生产鞋帽,赚了钱买汽车就完事,但是由于84年搞了大众汽车的投资,搞了江南一带汽车配件企业的发展,有大量案例讲这个故事。

      所以开放的根本目的是学习,我要反复强调,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历史上美国崛起的时候,德国崛起的时候,日本最开始崛起的时候,明治维新之后那个时候没有自由贸易,那个时候的贸易封锁,但是各个国家后来者必须学习,没有学习就不能进步,所以今天我想说,美国越封锁我们越搞贸易保护我们越要强调向你学习,一切好的东西都向你学,只有学会了才能在竞争中战胜对手。

      五,第五个经验是宏观调控,任何的经济快速增长的过程都是潜在的经济波动的过程,我们梳理了英国工业革命后的快速增长、梳理了当年德国、美国快速增长时期,那个时候经济是极其波动的,正的可以达到15%以美国为例,好几次是-8%,我们过去呢?没有负增长,我们增长的波动、波动的幅度除以增长的平均速度在全球范围来看都是最低最低的。而且过去的40年避免了高度的通货膨胀,最高的一年是93年24%,这在整个发展中国家来看是非常的平稳的,整个增长的通货膨胀3.5%-5%取决于你怎么算,都不算高。所以宏观调控也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的经验,那么宏观调控的基本经验是什么?基本经验是多种手段同时发力,市场手段、财政政策、金融货币政策发力、改革的手段发力,比如经济不好的时候扩招,经济不好的时候99年大学扩招,经济不好的时候适当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同时在适当的时候,需要针对经济中突出的问题使用短期内使用一些行政手段,比如说纺织行业的现场压锭,比如钢铁行业的去产能。当然的目前的问题是什么?目前的问题是我们必须把这种行政手段的办法逐步逐步的减少、逐步纳入法治化的、市场化的轨道,但是宏观调控始终不能忘记,这也是在国际上我们比较突出,应该说是比较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

      这五条从新企业进入到土地使用权的转让到金融深化到对外开放的本质是学习,到审慎的宏观调控,这一些是在我们中国过去40年实践中间我们比较有心得的,但是总的说来这5件事都归一,我们的总结是什么呢?五件事总结一条,刚刚吴校长讲了我高度同意,我们是不断的非常非常谨慎的在调控、再处理市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从土地转让到宏观调控都是在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所以在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方面是实践出真知,吴老先生说的非常对,这是实践是检验真理最好标准的最好的案例,在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方面我们是颇有心得的。

      所以如果说中国经济的伟大实践将来会对现代经济学带来一些启示的话,我倾向于认为,我们最有可能对现代经济学产生一些新的看法、新的思想的领域是什么?就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所以政府据市场经济学,也许是我们中国这批学者未来需要发力、需要总结、需要跟国外同行认真交流的一个地方。

      我也衷心的希望各界,哲学界、社会科学界、企业界、金融界的朋友一起努力,希望未来40年我们能够继续延续我们交战双方的态势,未来40年的经济增长仍然保持高质量中高速的态势,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更有资格在世界范围内对社会科学做出我们自己学者应有的贡献。

      谢谢各位!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